从过去到现在—“厕所革命”从未停止

自2015年“旅游厕所革命”以来各地旅游厕所纷纷进行改革,也取得很大成绩,全国旅游系统将“厕所革命”作为基础工程、文明工程、民生工程来抓,精心部署、强力推进,“厕所革命”取得明显成效。

2018年“厕所革命”新三年计划里,为“厕所革命”又增加了新内涵:厕所问题不是小事情,是城乡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不但景区、城市要抓,农村也要抓,努力补齐这块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

中国(上海)厕所产业技术设备博览会(简称:CTR中国厕博会)正是这种政策大背景下应运而生的。作为上海城博会的系列主题展,展会由中国国际商会建设行业商会携手中国贸促会建设行业分会水工业委员会,中国贸促会建设行业分会集成建筑委员会,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全国公厕建设管理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依托“城博会”强大的政府资源,得到了市住建委、市容绿化局、市房管局物业处、市生态环境局、市水务局、市容环卫协会、市排水协会等单位的大力支持。


工业时代的“厕所问题”


以农耕文明为背景,传统的“厕所文化”以广大农村为“根据地”,在文明形态的转换进程中,厕所在所难免地成为严重和深刻的社会“问题”。20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化肥工业迅速崛起,各种形态的化学肥料大举进入乡村,不断弱化着农户对有机肥的依赖。


与此同时,城镇和郊区农村之间曾经的人粪尿供需关系,也很快发生了变化。北京大约到上世纪70-80年代,郊区农村就不再需求人粪尿,城里的排泄物必须全部由城市污水系统去处理。可是,由于农村难以拥有和城市一样的污水处理系统,因此,在厕所和排泄物处理方面的城乡差别就变得日益突出。

在人口密集的城市,民众通常需要两类设施,一是家庭居室内卫生间配备的冲水马桶,二是外出时需要的公共厕所,两种设施都必须有完备的下水或污物处理系统。都市化带来的城市人口高度聚集、巨大的流动人口也使有限的公厕资源无法满足民众的基本需求、导致公厕问题雪上加霜。加之,城市管理水平有限,公厕的卫生状况也就陷入难以描述的状态。


微信图片_20190915233518.jpg


另外,中国的“厕所问题”,还有一个独特的侧面,即改革开放以来,海外观光客蜂拥而至,生活在现代都市或工业化社会的游客来到当时仍旧是农业国家的中国,从发达国家的立场观察属于第三世界的发展中国家,遭遇“厕所问题”,或对中国厕所感到严重不适,并不奇怪。


20世纪80-90年代,中国厕所屡屡成为外国记者的题材。截至1990年代初,批评过中国城市厕所问题的国内外新闻机构有几百家之多,报道文章数以万计。这些批评直接或间接推动了中国对厕所的改良,具体而言,就是率先在全国的旅游线路沿线及景点设立相对体面的公厕并对其进行评级。 



关乎“国家形象”的公厕改革



微信图片_20190915233521.jpg

关乎“国家形象”的公厕改革 

   
1990年前后,借助北京市举办第十一届亚运会的契机,北京市政府组织进行了大规模的市容整洁行动,其中包括增建、改建公共厕所并开展卫生整治。从1984-1989年,北京市新建改建公厕1300多座、改建贯通下水道的溢流粪井1000个、扩大公厕面积1.6万平方米、增加坑位3300个,使6000多座公厕初步实现水冲。但按当时的国家标准,北京90%的公厕都极为简陋,很多为无隔挡的厕所,其卫生状况堪忧。



微信图片_20190915233524.jpg

老旧厕所


在上述背景下,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就已有有识之士大力主张在中国推进一场“厕所革命”;到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公共媒体上则首次出现了“公厕革命”的讨论。


1994年7月,某课题组制定了《首都城市公厕设计大赛方案》,截至当年11月中旬,共收到全国20多个省(区、市)和美国、澳大利亚的作品340多件;随后,还在天安门广场举办了获奖作品展,旗帜鲜明地倡导“公厕革命”,这对当时北京市民的观念形成了一定的冲击。 
   
此后的1995年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及2010年上海世博会等,也基于同样的逻辑,北京、上海两大城市屡屡展开了市民文明素质提升活动,其中的城市公厕问题就成为最具压力的考验。 


微信图片_20190915233529.jpg


2001年,国家旅游局在桂林召开“新世纪旅游厕所建设与管理研讨会”,在中国这是第一次以厕所为主题的全国性会议,会上发表的《桂林共识》成为中国第一个关于推进“厕所革命”的共同宣言。


中国的厕所革命在21世纪初开始提速,并逐渐获得实质性进展,这也表明中国已经和正在更为彻底和深刻地卷入到厕所文明的全球化进程之中。 
   
2015年初,国家旅游局开始在全国推动旅游厕所革命。旅游厕所虽小,却是游客对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第一印象,体现着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综合实力,直接关系着旅游产业、事业的进一步发展。领导在2015年4月1日专门就厕所革命和文明旅游作出批示,要求从小处着眼,从实处着手,不断提升旅游品质。


有国家领导人的指示和政府部门的主导,“厕所革命”前所未有地成为国家的文明工程。于是国家旅游局推动的厕所革命迅速具备了全国性规模。在较短的时间内,各级地方政府均成立了厕所革命领导小组。国家旅游局出台《关于实施全国旅游厕所革命的意见》,修订《旅游厕所质量等级的划分与评定》标准,提出“数量充足、卫生文明、实用免费、管理有效”的具体要求。


这一迅速的厕所革命由旅游景点景区、旅游线路沿途向重点旅游城市扩展,并经由“全域旅游”进一步向全国基层蔓延,成为自上而下、声势浩大的社会运动。 


微信图片_20190915233534.jpg

   
眼下正如火如荼地在中国各地城乡开展的厕所革命,终将逐渐地改变中国民众日常生活中那些最难以为人们所自觉到的观念深层,涉及排泄的行为、观念和环境的全面改观。 
   
无论中国的厕所文明已经和将要发展到怎样的高度,它也无法避免地具有脆弱性,这是因为支撑着现代厕所文明的基础设施,即复杂的城市上下水道体系基因决定的。如果我们不把厕所问题局限于“卫生间”及其周边的那些有限的事项,而是把它和更为庞大的废水处理系统,和中国社会的水资源、水环境和中国社会的公共性缺失等问题相互联系起来,那么,厕所问题其实乃是中国社会总问题的冰山一角,眼下的厕所革命之于中国社会而言,还是有很漫长的路程要走。